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光与夜之恋陆沉]养父 作者:choyoo77
    sidestory·朱颜欢歌
    她点住他的鼻尖:“你难道是什么女儿奴吗?你没有自己的事业吗?你不要工作吗?”
    这是陆沉赖在她公寓里的第七天,他从来没呆过这么久,餐厅的小吧台腾了一侧堆放他的电脑文件,因为客厅里堆着她的面料人台设计稿,实在是容不下他了。
    他伸手把小姑娘圈在怀里:“你想让我离开吗?”他把事情交给国内的心腹还有周严,对外就说陆总在欧洲有事务要处理,会议一律线上开。
    她无语凝噎,从衣柜里拿衣服去洗澡。陆沉看见里头有一件红色的,他挑出来,发现是一件红色的短旗袍,无袖的,旁边还有件同款的粉色。
    “这是?”
    “啊,之前过年的时候朋友拉我去唐人街那边的活动,这衣服是她们自己做的。”
    春节在月初,除夕那天陆沉加班加到晚上九点半,他打了个电话给她,发了红包让她去吃点好吃的。她似乎也很忙,只说在唐人街参加活动,华人华侨大家一起包饺子,但也没让他看见穿的什么衣服,拍照就看见那一个个圆滚滚的饺子和她沾满面粉的手。
    他拎着那个衣架,看着她:“可以穿给我看看吗?”那眼神和语调都让她无法拒绝。
    “啊?你如果想看……也不是不行。”她刚刚提交完作业,心情舒畅还算好讲话,也没多想,拿了那件正红的穿上。
    那旗袍其实是改良的两截式设计,短上衣是高领旗袍式样,长度到胸的下缘;里头是抹胸的裙子,到大腿中间。穿着看起来腰特别细,腿又长又直。袖口和领子还缝了一圈白兔毛边,有点可爱。
    她从房间里出来,在他面前转一圈:“好不好看?”
    陆沉坐在沙发上半晌没反应,她都怀疑是不是真的不太好看。
    他按了一下太阳穴:“好看。不过,你会不会冷?”
    “你现在爹味儿怎么越来越重了呀。”她凑到陆沉面前来,环着他的脖子坐在他的腿上:“是不是……不好看?”
    “是太好看了。”他的手按在她的臀上轻轻拍了一下:“裙子有一点短,也没有袖子……”
    “我穿了外套的!”她掐他的后腰:“就你上次来没带走的那件黑色的大衣,房子里也有暖气。”
    他的手带着她的腰,让她在自己面前转了一圈,有些话突然不知道怎么说出口。
    “…daddy,你是不是……”她试探着想问。
    “我的确有些在意。”他的脑袋搁在她肩膀上,回避了她的目光。
    这玫瑰一样鲜嫩的小姑娘,他多想把她关起来只让自己一人观赏。别人会称赞她的美丽吗?会觊觎吗?他见识过太多阴暗的欲念,哪怕只是肖想,也不愿意那些东西沾染她分毫。
    “你就是吃醋了。”她像是发现什么新大陆,眉开眼笑的,去吻他的嘴唇。陆沉双唇微张,被她压着亲,搂着盈盈一握的腰肢,往怀里紧了紧。
    他贴在她嘴唇上说,我硬了。
    她没听过他这么直白的表达自己的欲望,这一刻觉得他性感的要命,于是去逗这个情动的老男人:“再说一遍,你怎么了?”
    他挺了一下腰,眼尾有一点红,表情也有陷入情欲的脆弱感。
    “宝宝,我硬了。”
    她听不够似的,说:“哪里硬了?”
    陆沉被她作得耳朵都红了,难得纯情。从前只有他撩得她脸红心跳春潮泛滥,现在真是翻身血奴把歌唱啊。
    陆沉一翻把她压在沙发上,拉着她去贴西装裤的裆,他咬着她的耳廓说:“操你的地方。”
    白瓷一样的年画娃娃被他肏得颤抖,短上衣的下摆咬在嘴里,抹胸裙子缩在腰间,露出一对嫩乳和被撞红的穴。宫口都要被他撞开,没多久就含着他的阴茎一吸一吸地高潮。
    她哭着说爸爸我不要了,但陆沉怎么可能放过她。他咬她脖子,舔吸着血液,喉咙发出轻微的吞咽声。
    “……如果我把你关在一个地方一辈子,你会害怕吗?”他摩挲着她的脖子。
    她去看他的眼睛,手抚着他的后颈让他低下头来。随即吻了吻他的眼皮。
    “听起来好像很可怕,但如果我喜欢那个地方,就不会。”
    她喘息一声:“嗯……但是……你把我关起来,肯定每一天都像现在这样,天天欺负我。”
    陆沉轻笑一声:“那听起来不错。”他的手去揉她的胸,似乎又变大了些,脑子里发散了一下……会不会是被他揉大的呢?
    “爸爸,”她蹭了蹭他的肩窝:“我买了胶带,下次试一试,好不好?”
    陆沉不会拒绝。
    但他没想到,这个试一试,是试在他的身上。
    --
    sidestory·朱颜欢歌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