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光与夜之恋陆沉]养父 作者:choyoo77
    sidestory·罪爱 ?yushuщu.6?
    陆沉被胶带勒住身体,平时一丝不苟的穿戴如今都被弄乱,胸前的肌肉甚至被勒出了肉感的溢痕。
    那一刻她突然明白,为什么有些男人喜欢绝对领域那一块,女孩被丝袜口勒住的大腿。
    此刻他被束缚着,含笑看着她,全然一副鼓励的姿态。
    “我要严刑拷打。”
    “你要用什么刑具来拷打我?”陆沉眸光向上抬起,一眨不眨的看着她。
    他的衬衫领口被解开,露出颈线,向下是凸起的锁骨和若隐若现的,微微鼓起的胸肌上缘,隆起一个暧昧柔软的弧度。她的食指指腹轻轻点在那一点皮肉上:“什么样的都有,就看你吃不吃得消。”
    为了显得更有气势,她抬起腿,踩上了陆沉大腿之间的椅面——他的腿微微分开,是很放松的姿势。
    “我……我不会客气的。”这话一出口自己都觉得好笑,他也似乎是忍不住抖了一下,笑意从眼角眉梢透露出来,唇角的弧度更大了。像是大笑时会刺激出生理盐水一样,深褐色的眼眸泛着湿润的光泽。
    她瞪了他一眼,使坏用鞋尖去轻轻踩他的胯部。
    红底鞋是一次陪他赴宴,临时在商场买的。那鞋底太精贵,有人调侃过这鞋只能在床上穿,现在倒是实操了一把。
    鞋底落下去的那一刻,他的胯微微抬起,竟是迎着,轻轻顶了顶她的足底。女孩被他这放浪的举动惊了一下,听见他说——
    “游戏开始。”?ānjiushuщu.6?(sanjiushuwu.vip)
    他的目光像酒,让人意乱神迷,浑身发烫。被那样的目光注视着,脑子已经像一团浆糊。
    她深呼吸平缓了一下心跳,倔强地用高跟鞋鞋尖去挑逗他,生涩的撩起他的欲望。其实很艰难,很怕踩痛他,只敢轻轻的用鞋底去蹭,还没出息的问他力度怎么样。
    “……你做得很好。”女孩收到鼓励继续下去,成功听到他的呼吸变得急促了一些,偶尔鼻腔发出嗯声,眼神逐渐变得不再清明。
    她才发现他充斥欲色的深暗目光是因何而起……今天穿的是极短的皮裙,堪堪遮住腿根,脚踩在凳子上,裙子缩上来,底下就一览无余了。
    “不许看。”她凶他一句,耳朵发烫。
    “湿透了,是不是?”陆沉的眼神落在她的腿心,就像看一道为他献上的菜肴。
    他的西装裤裆部已经鼓起,情色得惊心动魄。她的鞋尖抵住底下那一对精囊,足尖掂了两下。
    “陆总被鞋踩也能有反应,是不是有点变态啊?”她成心调戏他,带点羞辱的意味。而他仰头望着她,嘴唇微张着,能看见他微微抬起的舌尖,这是他隐晦的索吻方式。
    她被引诱着去吻他的嘴唇,短暂而潮湿。唇分开后,看见他的嘴唇上还有唾液润湿的水光,忍不住又轻轻咬了一口。
    “……每个人都有自己也不知晓的一面。”他的眉头微微皱着,快感袭来的时候表情也有些维持不住。
    她解开他的皮带,裤链拉下的那一瞬间感受到了隔着薄薄布料透出来的热度和硬度,和他微凉柔软的舌尖截然不同。
    手剥下内裤的裤腰,把它握住,感受到顶端的湿润,是腺液。而它被握住的时候更硬了,轻轻抖动了一下。赭红的一根挺立着,顶端的液体渗到手心。她撸动着他的阴茎,找到他的乳尖,舌头隔着布料舔弄着,衬衫很快被浸湿,贴在那个硬起来的肉粒上,明显地凸起来。他的身体轻微的挣扎扭动,发出低沉的喘息。
    她甩了甩手:“好酸。”
    他睁开眼,声音是深陷情欲的沙哑:“宝宝……别停下。”
    她拿过手边矮几的红酒,嘴对嘴渡给了他。
    他吞咽间,酒液顺着嘴角滑下,划过滚动的喉结,没入黑色衬衫。
    渡酒变质成一个吻,她听见手铐掉在地上,而陆沉轻松的揭掉了胶带,手握住了她的腰,让她不至于因为接吻腿软跌坐在地上。
    “乖,擦干净。”他从桌上扯过一张湿巾放到她手上,握住她的手,把他的阴茎干干净净擦了个遍。
    陆沉把女孩抱到床上,解开红色的领带,捆住纤细的手腕。他身体压下来,胸膛贴住她的背。
    她感受到他性器的顶端挺进来,手将衬衣下摆从短裙里扯出,和着内衣被一起推上去。
    他握着女孩的腰大力顶撞,在激烈的动作中束缚手腕的领带松掉,她的脑子无法思考是否是由他解开。手伸到身下去摸阴蒂,它已经勃发变硬,偶尔会被陆沉的阴茎耻毛刮蹭到,痒却得不到抚慰。
    指尖狠狠按住它,旋转打圈,爱液顺着缝流到前面沾了一手,去摸阴蒂的指尖打滑,只能呜咽着去扯陆沉箍在腰间的手,他的指尖微凉干燥,被她抓着摁在花蒂上并没有主动动作。
    “daddy…帮我……啊——”话音还没落下,陆沉的指腹揉开花蒂外的皮肉,对准最娇嫩的那一点嫩红尖端重重揉弄,女孩被快感一激,反射性夹住了腿,听到陆沉一声闷哼。
    腰侧被他不轻不重地掐了一下,他暗哑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别夹。”
    他的阴茎从体内滑出,却并没有急着重新插入。她去蹭他按在下体的那只手,服软示弱。她蹭得他满手滑腻,微凉的手都被传染了热度。这双手两小时前还在签署重要文件,此刻却是被用来……解馋的工具。私处被他轻轻拍了一下,正拍在那勃起的花蒂上,她被刺激得叫了一声。
    在混沌强烈的情潮中,她想去看陆沉的脸,想看他是否一样深陷欲沼,想和他接吻,想要求饶。可一反头就被按住脑袋,脸压在枕头里。
    这种窒息的感受配合着他的操弄,狠狠插入几下足以让她高潮了。底下的甬道紧缩着,夹着他粗硬的性器。
    陆沉停下来,享受了一下高潮的阴道,像个肉套子,收缩蠕动,夹着他的阴茎,里头吐了更多的滑腻的爱液,讨好着他,谄媚的吞吸着,希望他尽快缴械投降。
    这地方和主人一个德行。陆沉无声的翘了一下唇角。他捏住她的后颈,看见她瑟瑟缩缩的从枕头里抬起头,一张脸憋得通红,眼睛里水润润的,藏着一汪月光似的。她怯生生的说:“爸爸你轻点儿呀……我疼……”
    他把女孩抱在怀里,面对着面,一边接吻一边顶,太快了……她颤抖着被他操得像一摊烂泥,伏在他怀里,再也生不出抵抗的心思。
    “嗯——”她感受到它在身体里跳动,持续的时间很长……也很多。但都被堵住,感觉很涨。
    她去勾他的手,眼皮子很沉,手里攥着他的手指,终于沉沉的睡了过去。
    --
    sidestory·罪爱 ?yushuщu.6?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