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光与夜之恋陆沉]养父 作者:choyoo77
    sidestory·lear
    她没料到,在国内的人气小高峰居然是因为一些小玩意儿。
    之前给陆沉做的那些东西,包括领带夹、袖扣、戒指、胸针等,其实都是假期在万甄跟着前辈学习时练手的作品,但陆沉都很喜欢,也时常佩戴。
    她把那些作品收录起来,合集的名字叫做“圣叁一”。
    圣叁一就是苦艾酒,含有致幻的侧柏酮,但在过去是很多艺术家的挚爱。她见过陆沉有一枚绿宝石戒指,让她想起苦艾酒绿色的酒体。何况他最爱的香水就是阿蒂仙的狂恋苦艾。
    不过这个系列火起来还是由于陆沉在出席; prize决赛时佩戴了全套饰品,他的照片被穿搭博主放在网上分析,博主没有扒出饰品品牌,却被广大颜狗网友捞到她曾经的博文图,一比对,传下去,陆沉戴的都是在校服设生的私人订制。
    从那以后她就趁着势头做起了自己的独立品牌。在互联网风口下营销推广多重要,她心思活络,这两年结交了不少朋友,里边就有在ig和国内小红书、微博颇有人气的时尚博主,她平日人缘不错,大家一看她做独立品牌也愿意友情带货。
    令她惊讶的是,之前在剧院里拉她帮忙的同学是个拍vlog有五十万粉的网红,她也来讨了几个样品做宣传,还拉了jesse买了两个胸针。除此之外,陆沉也替她引了一些人脉。
    “世界顶尖艺术学府学子”本来就是她最好的招牌,加之定价亲民,客户群体定位在年轻一代,不过半月就涨粉两万,线上店也开了起来。
    她联系了工厂开模小批量生产,不过任凭呼声怎么高,她也没有把给陆沉做的那个系列拿出来卖。
    后来又有人顺藤摸瓜摸出了曾经陆沉带她出席各类大秀的照片,揣测她是否是陆沉的女儿。不过水花很小,立刻就被压了下去。
    她没有继续读研,一方面是因为自己的品牌已经走上正轨需要把控,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回国的心太强烈。陆沉到伦敦来帮她收拾公寓,行李打包托运回国。这公寓已经被他买下来,以后偶尔也能过来小住。
    回国的航班上,陆沉握着她的手,闭着眼小憩。他眼下淡淡的青色,想来是连轴转太辛苦。
    陆沉似乎是察觉到她的视线,睁开了眼,向她偏了偏头。
    “给你。”她递给他一对耳塞,陆沉撕开包装压实塞进耳朵里,又被她戴上一副蒸汽眼罩,热热的贴着眼睛,也隔绝了光线。
    他感受到难以言喻的放松,想问她随身那个小包怎么会掏出那么多东西,比他更像哆啦a梦。但她似乎担心他戴了耳塞听不清楚,贴在耳边说:“你乖乖睡一会儿。”呼吸热热的挠在他的耳朵上,有一点儿痒。
    陆沉闭着眼睛,她给他盖上了毯子。他真的睡了过去,是最近睡得最好的一次,很沉,直到着陆才醒过来。
    在家里蜜里调油了一阵子,陆沉有天突然问她:“有没有考虑过进万甄?”
    “说实话,我在犹豫……”她站在人台前,扎下两个珠针固定住白坯布一角,“万甄当然是国内时尚行业的天花板,但是设计部的基本都知道我是你的养女吧?他们还有很多算是我的老师……大家万一都觉得我不行又顾及你的面子怎么办?”
    “他们不是那种人,”他像是想起什么,忍不住笑了一下:“至少齐司礼不是。”
    她沉默了一下,回想起被齐总监支配的岁月,差点让她放弃走服装设计这条路。
    她又问:“那lear怎么办?”
    lear就是她那个独立品牌的名字,l来自lu,e来自evan,a是and,r则是rose……有趣的是,拼凑起来刚好是莎士比亚笔下的king  lear,也刚好是lear plex  (恋女情结)的lear。
    陆沉思忖片刻,说:“如果你希望保持它的独立性,那么它可以仍然属于你个人。但我给你的建议是,让它成为万甄旗下的副线品牌。就像齐司礼操刀pristine一样,lear仍然由你全权把控,而万甄可以作为一个好的跳板,提升它的品牌价值。”
    “这是作为ceo的特权吗?如果lear不赚钱怎么办?”
    “你应该明白,全权负责意味着什么。成功与否最大的影响因素永远是你的设计,万甄只负责给你一个平台。”陆沉拿起那枚红宝石宽戒套在中指上,摩挲转动着,神情是那种万事皆在掌控的游刃有余,“下一次; prize还有不到一年,这一年你要做出成绩来,让我看到你和lear的价值。”
    他的神情里有商人的精明,也有对她的宠爱,“宝宝,你知道我从来不做赔本的买卖。”
    一年后她拿到; prize的第一名,陆沉为她颁发证书,有娱乐版记者堵他,问,您今天戴的首饰也是出于陆小姐之手,请问……
    陆沉知道他们会问什么,两人之间有什么关系、他是否在给她撑腰。
    他只是温和地微笑,说家里小朋友做的东西,她喜欢就随她去吧,自己并没有参与赛事,只负责颁奖。万甄的; prize公平公正,欢迎各位媒体朋友监督。
    家里小朋友这五个字已经足够引起轩然大波,那些携她出席秀场的旧照又被翻出来,两个人都姓陆,要么是陆总的私生女要么是陆家人。他们自以为搞到了天大的新闻,结果还没写稿就被拦了下来,什么风声都不会再有。
    她进了a组,成为了初级设计师,还是跟在齐司礼屁股后面忍他的坏脾气,偏生齐司礼还要刺她,别以为你是陆沉的人我就会对你客气。她叫苦不迭,但是也在他的指导下迅速成长了起来。
    平时有空时,她就会趁着没人注意偷偷溜进陆沉的办公室,她看周严一眼,他就会很懂眼色的退到外面,顺手把门也带好。
    她看着周严啧啧赞叹:“这么多年了他的胸还是……”
    一转眼就看见陆沉靠在老板椅上,把胸前的衬衫扣子一颗颗解开。
    “你干什么???”
    “今天天气有点热。”他露出一个很无辜的表情,“过来,让daddy抱抱。”
    “陆总,这里是公司。”她往门边退了两步:“你不要过来啊!”
    他一步步靠过来,把她捉住按在怀里:“就那么喜欢他的胸?”
    “因为真的太大了。”她忍不住回想了一下,吞咽了一下口水。
    “那我的呢?”陆沉的眼睛微微眯起,是个危险的信号。
    “虽然没有那么大,但是也很好了。”她真挚地望着他,手探进衬衫里揉他的胸肌:“如果你练成那样,你知道我会怎么做吗?”
    “嗯?”
    她拉开衬衫,舔上他淡红褐色的乳头,甚至还啜吸了两下。
    “我会叫你mommy。”
    旷工一下午,全勤奖无。
    --
    sidestory·lear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