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今夜祝你好眠[快穿] 作者:知州南
    第199页
    “我们才第一次见你带他回家。”莺莺收了收惊讶的神情,尽力端庄地走到旁边抿了口茶。
    “你以前也带过朋友回家玩,跟你在同一个乐师底下学琴的陈璟就来过几次了,”裴立泽也走过去蹭了莺莺一口茶,“先前他们给你介绍姑娘,你也没拒绝。捕风捉影的小道消息,我和你娘都听过好几回,还想着说哪位姑娘才会被你带回家来见我俩。”
    “没想到你竟带了个男人回来。”莺莺接过茶又喝了一口,和裴立泽两个人一人一句,接话毫无缝隙。
    “是我做得不周,太晚才来拜访,还望二位见谅,”郁知夜拱手行礼,姿态诚恳,“我真心爱慕今新,愿与他携手白头。”
    “我和你爹从来也不干涉你的婚姻,只要你喜欢就好。”莺莺问裴今新,“新儿,你是怎么想的?”
    裴今新牵着郁知夜的手:“我想与他成亲。”
    “我和你娘的想法一样,不过,”裴立泽看了他们两人一眼,“你们是不是有点冲动?”
    “这是我经过深思熟虑才做出来的决定。”裴今新坚定地说。
    郁知夜会做的能做的可以做的都没有什么,钱财乃身外之物,买再多的礼物,只要能让裴家对他好感添一些、能让他顺利和裴今新做想做的事,那些他都不会在意。
    可郁知夜想起来,他拥有的东西真的太少了。
    “我没有什么能作保的,我现有的钱财可都交付给裴今新,或者裴家。但求你们能看见我的诚意。”郁知夜说。
    “我可以立下字据……”郁知夜顿了一顿,他也不知道要立个什么字据,他甚至不能保证两人对彼此能爱多久,他只知道在知悉喜欢的那刻到如今他一直都没变过想要和裴今新在一起的心意。
    郁知夜再开口:“若我负他,我任凭裴家处置。”
    “我没有可敬的双亲,没有雄厚的家世,二十有二,几乎一直居无定所,我不懂亲情的温厚,也不懂爱的坚定,”郁知夜握紧了裴今新的手就不会放,“但我想试试。”
    别说裴立泽和莺莺了,裴家两兄弟在旁边都听得有点愣。
    人还没来得及说怕他浪子难收心,郁知夜便说对裴今新爱意深切。
    还没来得及说空口无凭,郁知夜就说要立下字据,看样子还所言非虚。
    裴家一家识人颇深,如今裴父裴母亦看得出来裴今新和郁知夜两人是真心实意的相爱。
    但当父母的,仍旧是会更偏心于自己的孩子。
    “郁公子也是走遍山川湖海之人,想必见过不少男男女女,”裴立泽也握着莺莺的手,“世上那么多人,你就非新儿不可了吗?”
    “我已经没有办法想象到有什么人能比裴今新更好了。”郁知夜说。
    作者有话要说:
    小鱼:我把我所有家产都给你们,把小裴给我吧!
    小裴千金不换,只能接受一换一——小鱼换小裴那种
    小鱼小裴:我结婚没有经验哎
    苦手的粥粥:我也没有!
    第7章
    “这样啊……”裴立泽垂了垂眼,抬眼时看向裴今新,“你也是这样?”
    “是。”裴今新眼神坚定地看向裴立泽和莺莺,“孩儿非他不可了,请爹娘成全。”
    “请二位成全。”郁知夜也微微欠身。
    “现在的孩子动不动就说非他不可。”裴立泽无奈地一笑,拍了拍莺莺的手。
    “你当年不也说非我不可吗?”莺莺说话仍是那样轻声温柔,神态已经是答应。
    “那我们好像也没有什么办法了啊?”裴立泽扶起郁知夜,再扶起裴今新。
    “是啊。”莺莺莞尔。
    郁知夜和裴今新惊喜抬头,莺莺又说:“不过……”
    “不过什么?”裴今新连忙追问。
    “元宵节不行。”莺莺说。
    “元宵节确实不行。”裴立泽也附和。
    “为什么?”裴今新还以为他娘要继续反对。
    “太急了吧,新儿?”莺莺眉头轻轻弯着,带着对着孩子时的温柔慈爱,“还是说,这是小夜的打算?”
    “是我的主意,不过,小夜?”裴今新莫名重复了一句他母亲的称呼。
    “怎么了吗?”莺莺先是看向裴今新,又看向郁知夜,“我可以这样称呼你吗?”
    “随夫人喜欢。”郁知夜回答。
    “这也要吃醋吗?”莺莺看着裴今新,始终觉得裴今新仍是她没长大的孩子。
    “没有,”裴今新有点犹豫,“只是觉得有点奇怪而已。”
    “后日便是元宵节了,你们要成亲的话,什么都来不及做吧?”莺莺说话总是不徐不慢的,却有令人信服的力量,“还是说你们也没打算摆什么宴席?”
    “要摆的。”裴今新认真回答道,“我要弄得很热闹。”
    裴立泽和莺莺还有裴家兄弟和郁知夜走到东堂的桌边坐下来谈。
    “小夜对婚宴有什么想法?”莺莺坐到榻上,裴子丰去找人烧水,而裴立泽从小木奁里拿出了珍藏的茶叶。
    “我对于这方面了解得比较少,但凭今新喜欢。”郁知夜用余光看着裴今新。
    “哈……”莺莺搓了搓手,轻轻往手心呵了一口气。
    裴立泽见了,便从旁边拿出手炉塞到莺莺手里。
    “顺吉也没什么两男子成亲的例子,”裴立泽接口说,“裴家做完之后,也算开了个先例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