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今夜祝你好眠[快穿] 作者:知州南
    第201页
    郁知夜把两个都吃了,过了一会儿才开口:“红豆沙吃起来比较甜,绿豆沙比较香。”
    “确实,各有各的好处,都挺有意思的,”裴今新又拿起另外一个拿给郁知夜,“试试这个,说是杏仁味的。”
    说着又朝着郁知夜抬起眼帘坦然地笑了一下:“我怕苦,但又想试试。”
    郁知夜挑了一下眉。
    在苦这一点上他和裴今新的口味倒是相似,都不怎么喜欢苦的东西。
    然而郁知夜也只是挑了一下眉,接着便把杏仁饼接过来吃了。
    杏仁饼看着也很甜,四四方方,中间做成莲花的模样,红色的莲花,浅金色的表皮。
    郁知夜吃了一口。
    “苦吗?”裴今新在旁边等着回应。
    “不苦。”郁知夜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将剩下一口的量直接递到裴今新嘴边。
    裴今新有点警惕,但是还是把送到口的食物吃掉,嚼了两下就变了脸色,苦哈哈地说:“苦!”
    站在旁边的小厮和郁知夜都笑了。
    “客官,这不是苦,是杏仁本身的味道。”小厮笑着说。
    “这也是喜饼?”郁知夜也挂着笑故意转移话题,指着旁边的一款喜饼问。
    “是的是的,这是四色绫酥,顺吉人家嫁娶必备之一。”这次不用裴今新掰,他自然就把那块喜饼切成两半递给裴今新和郁知夜,又挂着笑说,“两位公子感情真好,是兄弟吗?”
    郁知夜接过饼嗤笑了一声,看向那小厮把饼喂到裴今新嘴里:“是挺好的,毕竟这喜饼就买来我俩婚礼上用的。”
    裴今新抿了一口酥皮,听到他俩的对话便故意扭头在郁知夜脸颊上亲了一口,饼渣留在郁知夜脸上,被郁知夜抬手
    “啊……”小厮结巴了一下,但也很快缓过神来,“祝两位公子永结同心,要是买了我们家的喜饼,你们的生活一定更加和和美美,百年好合!”
    裴今新嘴角也弯起:“各色喜饼都打包一份,明日早上送到裴府。”
    “好嘞!”小厮高兴地记下订单。
    裴今新另外还打包了一盒绫酥,和郁知夜边走边吃。
    他们要买的东西还挺多的,边走边吃,光是试吃各家的喜饼都吃到有些撑,下午便去尝了酒。
    每家都馥郁浓香,喝了一晌酒,略有醉意却尝不出哪家好。
    到夜了才买了两碗羊肉热汤下腹。
    夜晚顺吉街上还举行起了元宵灯节,东风吹拂一树的灯花,河灯沿着溪流缓缓而下。
    “我们也去凑个热闹?”裴今新指着旁边卖孔明灯的摊档。
    郁知夜掏银子选了盏灯,拿着灯笼将笔递给裴今新:“要写什么?”
    裴今新露出思考的神情,片刻后在白色纸面上画了条鱼,又把笔递给郁知夜。
    郁知夜在旁边画了个小人。
    接着两人把笔还给店家,一直拎到了城墙登楼才把灯放起。
    点燃后的孔明灯越飘越高,融入黑夜,成为星光中的一点。
    啾!嘣!
    是耳朵听见的烟火。
    “在哪呢?”裴今新光听见声音,回头却不见空中有光亮亮起。
    “在另一边吧?”郁知夜也向面前一望,同样没有看见烟花升起的地方。
    城墙围着楼阁,裴今新和郁知夜站在南面,看不见另外三面的景色。
    裴今新再看了孔明灯一眼,便拉着郁知夜往城墙另外的一边走。
    也就是一年一度新春时节,顺吉人才爱放烟火。
    裴今新想看,牵着郁知夜的手走得很快。
    烟火的声音还在不断地响起,也应了裴今新的愿。
    白色、金色、银色,大朵大朵焰火接连散开,仿若万千星点洒落。
    裴今新眼神也明亮如星,趁着烟火与郁知夜接吻。
    作者有话要说:
    突然好羡慕小裴和小鱼……
    第8章
    “新新,你在干什么呢?”裴子丰见裴今新一个人在书房里后拖长声调问。
    “画画。”裴今新握着笔,头也没抬地说道,“换个称呼,我现在是有家室的人了。”
    “可我不是一直这么叫你的吗?”裴子丰大喇喇地走近,“郁哥还介意这个?”
    “对哦。”裴今新的语气坦然中带着乐意。
    裴子丰被这扑面而来的狗粮气息扑得啧了一声,他靠近去看他哥画画:“画的你和郁哥?”
    “嗯。”裴今新应了一声。
    “那这张是什么?”裴子丰拿起放在旁边晾着、甚至被精致地裱起来的红纸。
    是郁知夜的画。
    先前裴今新让郁知夜誊抄请柬时,郁知夜开小差,勾勾画画在空白的洒金纸上画了个小人,被裴今新看见了。
    裴今新看了又看,笑了又笑:“你这画的是我吗,也太难看了吧?”
    郁知夜的画技和拉二胡大概处于同一水平。
    他在画画上似乎没什么天赋,灵魂画手级别的,但又没有灵魂,只有丑。
    裴今新凭着细胳膊火柴人上面的几根发丝组合,认出了自己。
    “很难看吗?”郁知夜把抄完的请柬放在一边,揉了揉手腕,“不挺别致?”
    郁知夜画的裴今新灵魂大概就只在他和裴今新的心灵默契上。
    裴今新居然能从那个画认出是自己,挺神奇的。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