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今夜祝你好眠[快穿] 作者:知州南
    第205页
    郁知夜和裴今新转身,向门外天地与众宾客深揖。
    “二拜高堂。”
    郁知夜和裴今新再转身,向堂上坐着的裴家父母鞠躬。
    “谢谢爹娘。”裴今新有许多话想谢过父母的包容。
    “谢谢爹娘。”郁知夜亦要谢过裴家父母的恩情。
    “好,好,快起来。”裴立泽与莺莺已是眼泛湿意。
    “新郎交拜。”
    郁知夜和裴今新在唱报声中转而面向彼此,同时高举双手,弯腰拜了下去。
    带爱的目光交织,两人什么都没说,却又用眼神把什么都说尽。
    裴今新和郁知夜一路走来,在梦里,在梦外,说了那么多,做了那么多。
    那些甜言蜜语平时也是张口就来,到了此刻反而因过度的悸动而有些难以出口。
    “我爱你。”裴今新咬了咬唇,望着郁知夜的眼睛轻轻说了一句。
    郁知夜也似乎被这样的场景所感动,这样的婚礼是他的,这样好的裴今新是他的。
    “我永远爱你。”郁知夜自信能做到。
    凑近身,又是深深一吻,引起掌声雷动。
    三拜礼成,堂中热闹,堂前酒席早已开场。
    郁知夜和裴今新行盥洗礼后用红帕擦手,忙了一天后到此时才能坐在凳子上吃上一点东西。
    鸿运当头烤金猪,喜庆满堂八彩碟,锦绣如意如意球,春风泛舟金莲璧,桂蚌伴珠情绵绵,喜鹊连连报佳音,翡翠玉液金腰带,缘定三生福星照,星光金砂满华堂,百年美眷庆好合,佳偶永结齐同心、瑞果呈祥合家欢蜜意浓。
    主席上的十二道菜还未有人动筷。
    “呼。”裴今新手上已有一点汗意,行过繁杂的礼节后终于能长舒一口气。
    郁知夜端起酒杯,借着衣袖遮挡偏过头与裴今新接吻。
    片刻,旁边有窃窃笑声。
    裴今新回头。
    “你们继续,你们继续。”裴子丰捧着一堆瓜果,站在一旁也不落座。
    裴立泽和莺莺也在旁边凑热闹,见样才端起一点父母姿态。
    “别闹你哥了,赶紧坐下吃点东西。”裴立泽看新人恩爱,清咳两声,脸上也有掩不去的笑意。
    然而裴今新烤乳猪都没来得及多吃几块,便要与家人起身向诸位宾客敬酒。
    裴子丰和裴立泽、莺莺一起,裴今新和郁知夜一起,分成两队去向每一桌敬酒。
    由亲至疏,裴今新和郁知夜牵着手向正在吃饭的一桌叔伯:“多谢叔伯兄弟拔冗参加我们的婚礼。”
    侍郎在后面递上美酒、糖瓜和红封。
    裴今新和郁知夜也端起酒,陪在旁边的亲友也说上不少好寓意的话来活跃场面。
    月儿高悬,灯笼高照,酒杯高举,酒光脸红两相宜。
    “恭喜恭喜!”
    “永结同心!”
    “和和美美!”
    “早生贵子!”
    “我们可不能早生贵子。”
    “咳咳,反正就是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有情人终成眷属,叔父在这祝你们恩恩爱爱,意笃情深。”
    “承叔父贵言。”
    众人一饮而尽,侍郎再举着红盘将酒杯收回。
    敬完一桌后到下一桌,再说些喜庆的话,再听些祝福的话。
    侍郎再度将酒杯满上。
    宾客端了酒,拿了糖瓜和红包沾沾喜庆。
    大喜的日子,主宾同喜的日子。
    好菜配美酒,美酒配佳人。
    宴席一直持续到快半夜,裴立泽和裴子丰都喝得大醉了,莺莺照顾这两父子回房,最后将宾客送走。
    裴今新和郁知夜也喝得半醉不醉的了,相互搀着回房缓了好久。
    喜房亦是红烛、红灯、红帘、红帐、红被,衬上郁知夜和裴今新两身红衣,加上两人面上耳上的红,成亲的喜悦满得溢满顺吉。
    桌上的果盘摆成塔形,红布带着银铃、碎珠几乎垂地。
    “今天有一句话,我想说很久了。”裴今新按揉着太阳穴,悠悠笑着。
    “嗯?”郁知夜也喝得有些晕乎,眼尾耳尖都被酒意和喜悦蒸热。
    他余光轻瞥,半掀起眼皮望裴今新,懒散的眼神带着温柔。
    裴今新伸出手指撩起郁知夜垂在耳边略微散开的头发,缓缓滑到发梢,慢慢松手:“你真好看。”
    或许是因为大喜的日子,或许是因为感情日渐浓厚,郁知夜见了裴今新就想亲吻。
    他看见伸过来的手也便侧了侧脸,吻于手背和指侧。
    裴今新屈指蹭过郁知夜唇珠,在对方放松嘴关也没退后,于是感受到不同于自己体温的湿热。
    “什么味道?”裴今新喝过酒的神经在叫嚣着,让每一寸血管都在加热沸腾。
    郁知夜抬手握住裴今新的手腕,从拇指到尾指都细微地品尝过才给出点评:“有点甜。”
    是酒的味道。
    觥筹交错中,一杯又一杯的敬酒洒落过到手上,醇香气息亦留了下来。
    郁知夜试过味道后也没有松手,而是将对方尾指含入口中。
    裴今新感觉口腔里也似有心脏在跳动。
    淡淡染绯的眉眼,深幽宁邃的眼眸,含笑带喜、富蕴情爱的眼神映入裴今新眼中。
    裴今新酒醒未醒,被郁知夜的动作熏得更醉。
    “我们还没喝交杯酒。”郁知夜放开裴今新的手指,烛光下修长手指映着湿漉漉的水光。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