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弟弟每天换马来肏我 作者:汤芫儿
    ##第90章前尘往事4
    找到戴家前,褚文淇先后敲错了四家门。
    大半夜的,被一个身穿孝服的女孩敲开自家的门,又诡异又晦气,难免有人出口成脏。
    但褚文淇对此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淡淡道歉,便转身下楼,去另一个单元敲同一个门牌号的门。
    她只记得戴家的楼号和门牌号,记不太清单元号了。
    一直敲到第五家,她才找对。
    给她开门的人是戴致行。
    看到她的瞬间,原本还睡意朦胧的戴致行瞬间就精神了。
    他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褚文淇却等不及,一把将他从门口推开,然后凭着记忆,往戴氏夫妇居住的主卧走去。
    她走到门前,敲了几下门,随后屋内便传来脚步声和褚星云的应门声,“来了。”
    门被打开的瞬间,她像不知道痛似的,直直跪在地上,双手按地,弯下脊背朝褚星云磕了个头。
    然后抬头,眼睛红红的求她,“妈,求您帮帮我,帮我打一场官司。”
    这是她出生以来,第一次管褚星云叫妈。
    目的无他,就是想求褚星云替她给褚钧打官司。
    她实在无法遵循褚钧的遗言不去计较迫使他失足殒命的人的过失。
    她将装在口袋里的叁张银行卡悉数掏出,双手奉上,“这叁张卡里一共有二十万,求您用这笔钱帮我打赢官司,我不求对方赔多少钱,只希望对方能到我爸……堂舅灵前磕头道歉。”
    这里边包含褚钧的五万块赔偿金,她想二十万应该足够支撑到褚星云帮她打赢这一场官司了。
    她马上就要开学了,实在没办法亲力亲为去打这场官司。
    褚钧的话她总要听一些的。
    她得好好读书,为自己争一个好点的未来,以宽慰褚钧的在天之灵。
    褚星云显然是没弄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因为现实中几乎断联,她并不知道褚钧已经去世了。
    褚文淇看出她不知真相犯迷糊,起身将银行卡塞进她手里,叁言两语说清了事情的真相。
    然后神情哀哀的再次求她,“妈,求您为我操劳一次,就这一次,我保证事成之后会离戴家远远的,我不会影响……爸……的工作,更不会和戴致行争抢什么,您就看在堂舅抚养我这么多年的份上,帮他讨回份公道吧。”
    戴群杰这时也下了床,站在褚星云身侧,两人对视一眼后,褚星云这才应下,“你放心,我肯定帮你把这事办了。”
    得了应允,褚文淇多日来一直紧绷的神经才终于松弛下来。
    她身形不受控地摇晃了一下,强撑着抿唇笑了笑,“谢谢,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休息了……”
    说完,她转身朝玄关走去。
    只是走了没几步,她便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她隐约察觉出自己跌落进一个带着清列柏香的怀抱中。
    ……
    褚文淇醒来时已经身处医院。
    病床边的吊瓶架上挂了一包营养液,正顺着针管源源不断地往她体内输送。
    这些日子她一直在忙褚钧的后事,没什么心情吃饭,又累又饿,身心俱疲之下这才晕了过去。
    眼珠有些涩,转了好几下视线才移动向下,看到趴在床边睡着的戴致行。
    他睡得不踏实,眼珠在眼皮下骨碌碌转着,睫毛也跟着一颤一颤的,像是在做梦。
    自从露阴癖落网,她已经有叁个多月没见过他了。
    这叁个月他好像长开了许多,眉眼舒展开,脸上彻底退掉了那层孩子气,身高也猛窜了不少。
    长手长腿的,看着得有一米八多了。
    如今脱掉校服,又有成熟的穿衣风格,只这么看着,就已经有种不输成年人的清冷矜贵气质了。
    难怪会那么招小姑娘喜欢,换做是她碰上这样的同龄男生,大约也会心动不已。
    她不由想到早先她“救”他,就是因为他太招小姑娘喜欢,放学后被一堆犯花痴的小姑娘围堵在学校不远处的路口“参观”。
    不过他对自己的帅大约是很有自知之明,对此倒是挺淡定自若。
    直到有女生趁乱对他动手动脚,他那张见过大世面的脸才有所崩裂。
    他不想被人如此揩油,也不想直接动手阻拦。
    毕竟他是个男生,力气大,搞不好就成了单方压制,到时候女孩子一哭,他有理也说不清。
    于是努力破开人群想要逃走,可慌乱中,却被好多双手推搡拉拽。
    他再人高马大力气大,也架不住她们人多势众,几乎刚破了包围,他就因此跌倒了。
    而当时褚文淇恰巧路过,他就摔倒在她面前。
    两人一高一低,对视间,时间如同静止了一般。
    褚文淇觉得趴在她脚下的男生有些眼熟,直到跟在她身后的褚钧低声嘀咕了句,这不是小行吗?
    她才彻底确认趴在她脚下的人是她的亲弟弟,戴致行。
    于是将他从地上拽起来,挡在身后,冲着那些追他的女生发狠,“小小年纪不学好,在这围堵别人,还把人推倒了,你们是不是都想叫家长来学校啊?”
    一群初中生见她语气不好地威胁人,身后还跟着常年干力气活练出一身腱子肉的褚钧,顿时都愣在原地打起蔫儿来。
    看得出来,她们真的很怕被叫家长。
    褚文淇趁机掏出手机给在场的女生来了个大合照,之后晃了晃手机继续警告,“你们在场的每一个人我都用手机拍下来了,以后再让我发现你们放学围堵他,我一准拿着照片去找你们学校的教导主任,揭发你们的恶劣行为。”
    其中有个女生大约是领头的,有些不服气的瞥了她一眼,小声嘀咕,“什么人啊,这么大了还玩告老师这一手,真无语。”
    “对,我就玩告老师这一手,我告诉你,我就在隔壁一中读书,一中的教学楼有多高你们知道吧?我就在七层,每天都能望到你们学校,你们最好祈祷别被我看到你们再围堵他,否则不出五分钟我就能来你们学校告你们黑状!”
    她语气尽可能的差,脸也尽可能的臭,果然这回没人敢再跟她叫板了,反而是领头的那个女生被吓得先脚底抹油溜了,随后其他女生才一哄而散。
    看着女生们散尽后,摆了半天臭脸的褚文淇立马揉了揉紧绷到有些发疼的脸。
    她不擅长逞凶斗狠,只装了这一会儿的功夫就已经给她累够呛了。
    但也没忘了安抚戴致行,“行了,这回肯定没人敢再缠着你了。”
    何止不会缠着他,大概率他毕业之前都不会再有桃花了。
    “我请你们吃个饭吧,就当谢谢你帮我。”
    “不用谢,我就是见不得别人欺负弱小……”
    将近一米八的戴致行看着一米六几的褚文淇疑惑,“……弱小?”
    “可不嘛,读初中的小弟弟,对我来说可不就是弱小。”
    两家大人早就不怎么来往了,就是想撇清关系,她可不想因为一时冲动帮忙,而和戴致行产生什么深刻的交集。
    “所以这是我应该做的,学习雷锋好榜样嘛,你不用谢的。”
    褚文淇说完朝褚钧招招手,“走啦,爸,回家吃饭去!”
    回家的路上褚钧犹豫再叁,问她,“七七,刚才那个学生你知道是谁吗?”
    “我知道,他是戴致行,我弟弟,我记得的。”
    “嗯……你以后要少跟他接触,别暴露了你们之间的关系,不然会影响你亲爸在y企的前程……”
    “嗯,我知道了。”
    ……
    戴致行眼珠转的越来越快,眼皮扑簌了几下,便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他见褚文淇盯着他发愣,脸颊不由发红,“姐,你饿吗?我去给你买点粥吧,医生说你好几天没怎么吃东西了……”
    他叫姐叫的倒是顺口,好像已经叫过十几年一般。
    “不用,我不饿,你去叫医生帮我把针拔了吧,我想回家。”
    戴致行很聪明,不用问也知道她是想回苏正。
    “不行,你得把营养液挂完,不然你身体会彻底垮掉的,而且你得留下来,你自己一个人回苏正是没办法生活学习的。”
    他当然也知道说什么话才能将褚文淇彻底留下来。
    “而且你得留下来督促妈妈,她工作忙,你要经常在她眼皮子底下晃,提醒她,她才记得帮你把托她要办的事情给办了。”
    褚文淇几乎一下子就被他给说服了,又想到褚钧临终前对她说的话,便没再强求,只乖乖把营养液输完,就跟着他回家了。
    然而戴致行说的话并不全对。
    褚星云的确是忙,她留在戴家也的确能提醒褚星云记得帮她打官司。
    但却架不住褚星云有意隐瞒拖延,一直谎称在帮她找律师打官司。
    直到高考结束,她才知道,这官司其实一直没打。
    --
    ##第90章前尘往事4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