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弟弟每天换马来肏我 作者:汤芫儿
    ##第94章前尘往事8
    说实话,褚文淇是没指望一个十五岁的孩子说的话能成真的。
    然而事实是,戴致行做到了。
    不过这也让他花光了攒了好多年的压岁钱和零花钱。
    而这件事的完美落幕,也让她极大的改善了对戴致行的看法,甚至渐渐和他亲近起来。
    以至于假期戴家长辈工作忙不在家的时候,她都会给他做自己的拿手好菜吃。
    随着关系越来越融洽,戴致行偶尔感冒发烧,也会撒娇拿乔地掉几颗眼泪,求着她去帮他做一些事情。
    比如要喝她做的酸辣汤啊,让她帮忙写下预科作业啊之类的小事情。
    只要不是太过分,她基本都是默默应允的。
    主要戴家长辈着实忙,平日里没什么事情,他们两个独处的时间是相当长的。
    而且戴致行也不全依赖她,只偶尔如此,更多的时候还是他在体恤她。
    也就生病的时候他才会如此。
    而这之后她也的确如己所料,没能顺利的离开戴家。
    戴家确实不会放过她这样好的资源,去为自己树立大善人的形象,博取更好的名声和前程。
    戴家人都精明似狐狸,她稍微有点异动,就猜出她有想离开戴家的念头。
    戴群杰甚至直言她这样离开,会让人以为她在戴家受尽委屈才离家出走。
    这会极大的影响他的声誉,万一因此影响了他的前程,整个戴家就毁了。
    甚至看出她当时对戴致行态度好了不少,而以戴致行为借口,要挟她。
    他问她,难道她想看着戴家因此一落千丈,让无辜的戴致行也跟着受苦吗?
    像是被捏住七寸的蛇,戴群杰太会拿捏她祸不及无辜的心理了。
    又或者是在官场混迹多年的上位者天生就懂得如何拿捏弱者,总之不会是知女莫若父。
    所以她纵使不甘被威胁,也依旧妥协了。
    他们没有人性,她总不能没有。
    即便她身上留着戴家的血,她也不愿自己与之同化。
    而且她深刻知道,戴致行虽是利益既得者,可他也没得选。
    就像她,如果能够选择,那她一定不会选择降生在戴家。
    只是她没想到后来他们甚至还过分到管控她的自由,寒暑假也让她务必回戴家。
    理由是怕她假期去打工,让别人知道了,以为戴家在钱上苛待她。
    总之戴家人一直在利用她,处心积虑的营造一种戴家待她这个孤女不薄的景象。
    在y企这种国家企业里,用人升官最看中的就是一个人的名声和人品。
    想要爬上高位,不仅在职要任劳任怨,为人更要是那种打眼一看就是忠义两全的人。
    同时背地又要是人精一个,能辅佐高位,总之门道颇多,管理也严格。
    因为隶属国家管理,所以对在职人员要求很是严格,尤其是针对各种国家政策,都要起到带头作用。
    比如计划生育,戴家就响应的很“好”。
    而她成为孤女的那几年,戴家也是对她“物尽其用”。
    逢年过节还要配合着戴群杰演戏,感谢他的栽培养育,甚至单位还有专门的人过来采访。
    然后把她放进年终庆典视频里,以赞扬戴群杰淳朴良善,并以他为标榜,树立良好的企业高管形象。
    总之那几年她几乎要被戴家人折腾疯了。
    后来时间久了心里渐渐扭曲,也可能是因为她身上流着戴家的血,她越是清醒的知道自己不能像戴家人一样自私,越是没能抗拒来自血液里的那份自私。
    她开始质疑自己为什么要在意戴致行那个利益既得者好过不好过。
    他就算后续不好过,也依旧比她多快活了十五六年,最起码他从落生就是备受宠爱的。
    越是夜深人静,这样的念头越是疯长,她每夜都煎熬无比,像精神分裂了一样。
    一边想要和戴家鱼死网破,一边竭尽所能控制自己危险的念头,告诫自己不要沦为那么自私的人,不要和戴家的长辈一样去伤害无辜的孩子。
    但太难熬了,那份扭曲在每一次为戴群杰树立好人设的时候肆意生长,最后将她彻底包裹起来。
    她到底还是开始反击。
    戴家长辈折磨她,她就当着他们的面对他们的宝贝儿子没有好脸色。
    处处针对,处处漠视,处处为难。
    她就是要看着他们敢怒不敢言。
    她就是要看着他们眼里有愤怒,却为了营造良好的形象而不敢动她一根手指。
    她就是要看他们心疼不已,眼神哀哀。
    她就是要逼得他们对她小心翼翼,讨好低头。
    他们利用她吃着红利,就该对她唯唯诺诺,生怕惹恼了她这尊活菩萨才对。
    他们应该知道,没有人是可以平白捞到好处的。
    她就是要他们之后在做任何事之前,都要求着她,而不是趾高气昂的命令她。
    他们得知道,他们苦心经营换来的好名声,好工作,好日子,是谁给他们换来的。
    哪怕他们狗改不了吃屎,对她和戴致行依旧有天差地别的对待,她也乐意看见他们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的表情。
    可这样时间久了,以至于她私下也恢复不到高叁暑假那年的状态了。
    但是戴致行却从未因此埋怨过她。
    哪怕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变态,没人情味,他也一如既往的对她好。
    完全就是一个只记她的好,不记她的坏的憨憨。
    甚至在知道她喜欢季栾后,还总是在假期以自己的名义向戴氏夫妇提出想去旅游。
    并且还借着自己出门不安全的名义,软磨硬泡的让戴氏夫妇同意同样放假有空,呆在家里不出门,实则被戴家严格管控起来的她陪他一起。
    但实际上他们每次都会在车站分道扬镳。
    他总会随便找个什么地方去玩,她则去季栾所在的城市看望季栾。
    等她想回家了,他们才约好在桃城车站汇合然后对好口供,一起回家。
    一直到褚星云质疑他们出去玩了许多次,为什么一直没见他们在朋友圈发过一起游玩的合影,或者相同的景区照片时,戴致行才不得不跟她一起去见季栾,当“灯泡”,以应对褚星云。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她大学毕业,搬出戴家之前。
    这些事情现在想来就像一个泛着华光的美梦。
    戴致行好像生来就是为了替戴家弥补她的存在。
    但事实上他并没有义务替戴家弥补她什么。
    也没有义务如此帮助她,包容她。
    她当年乃至如今的所做所为,在她自己看来,对戴致行也是一种折磨。
    她是如此的不堪,又是如此的自私,他没有道理会喜欢她这样一个烂人。
    她真的想不出自己有任何一点值得被他喜欢的地方。
    所以,他大概率是在哄她。
    更多的可能是沉迷她的肉体,以及乱伦的悖德刺激。
    即使是病着占有了她,可身体也许早就形成了惯性依赖,本能的想要靠近她。
    这种无形的潜意识促使他眷恋与她做爱时的快感,导致他分不清是喜欢她这个人还是喜欢她的肉体。
    所以他才会冲动的顺势表白吧?
    安全感为负数的她病态的质疑着一切,她不信这世上除了养父母,真的会有人爱她。
    事实上,她甚至不觉得养母很爱她。
    她一直记得五岁那年,病重的养母要求养父把她送回戴家。
    但她也知道,养母把养父放在第一顺位去爱没有错。
    而且对比之下,养母已经远胜生母。
    所以她一直觉得这世上只有养父母最爱她。
    其他的爱她都在本能的质疑。
    她不相信,在她没有任何付出讨好的情况下,有人会无条件的爱她。
    她所有的自私不堪戴致行全都见过,他怎么可能真的喜欢这样的她?
    全身上下的每一根痛感神经都被回忆和如今的感受狠狠撕扯着。
    痛的褚文淇眼底满是血丝,直到出租司机把车停在陇田边,她被停车的惯性冲击的晃了下身子,才回过神来,发现车窗外已经阴沉一片。
    她付了钱,下车,司机看了一眼立在陇田里的墓碑问她,“你上完坟要不要回市里啊?我看这天不好,可能一会儿就要下雨,你要回的话我就在这等你一会儿。”
    褚文淇抬眼望了下天空,乌云盖顶,令人压抑,就像她此刻的心情。
    “不用,您走吧,我家就在这。”
    褚文淇从后备箱里拿出自己的行李箱,拖着往陇田里的墓碑前走去。
    不管雨要下多久多大,她都想和父母多呆一会儿。
    --
    ##第94章前尘往事8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