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弟弟每天换马来肏我 作者:汤芫儿
    ##第97章那你先回卧室等我
    眼神交汇,昨晚已被他戳破的情愫让这个问题多了一层深意。
    褚文淇别开眼,不再看他。
    一切不言而喻。
    戴致行松开她的手,用花洒为她冲净身上的泡沫。
    戴致行的隐忍有多难受没有人会比她更清楚,她太清楚那种隐忍不前的感受了,她面对季栾也曾是这般处境。
    如今她赤裸裸的在他面前,只因没有得到她肯定的回应,他便能“心无旁骛”的“照顾”她。
    血缘这种东西真的很奇妙。
    纵使生长在不同的家庭中,却总是或多或少有相同的习性。
    而且血缘的奇妙之处不仅是如此。
    因为写书的需要,她曾尽可能的观察询问过生活中认识的姐弟之间的关系。
    大多一同生长起来,年岁相差不大的姐弟之间都有过相见两厌,甚至见面就掐架的经验。
    就像是我明知道你是个坏东西,也明知你对我不好,甚至伤害过我。
    可是当外人伤害你时,我依旧会和你同仇敌忾,毫不犹豫地站在你这边。
    哪怕我曾和你互殴的伤痕累累,我也不允许外人伤害你。
    那种我跟你对打可以,外人动你一根汗毛也不行的感受,她听别人说起时,总会带入叁岁的戴致行和十四岁的戴致行。
    她也曾无比讨厌叁岁的戴致行,却依旧没忍住在他被女孩围堵的那年,替他解围。
    因为有血缘羁绊,所以就会没理由的偏袒喜欢,哪怕曾有过不愉快的过往,也容不得外人伤害彼此半分。
    自血缘最深处延续出来的无以言表的亲密感,让彼此羁绊缠绕。
    所以血缘真是天底下最奇妙的一种关系。
    你无法自主选择,你从出生就被迫接受着那些同血同源的人带给你的一切。
    无论好坏,无论你是否愿意,血缘都会带给你此生都无法磨灭的体会。
    就像戴家人带给她的痛苦,她今生都无法释怀。
    可偏偏戴致行不同。
    他与众人背道而驰,他在背着所有人偷偷爱她。
    这种幸运与不幸交织的感情,让她迷茫仓惶。
    就像道理她都懂,可就是不敢置信。
    这并不代表戴致行做得不够多,说的不够清晰明了。
    而是她不被爱了太久,已经无法坦然接受别人如此炙热坦诚的爱。
    她是个矛盾纠结的个体,需要疏解和证明,心底的疑虑才能被一点点打消。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她试探着提问,想让自己飘忽不定的心安定下来。
    戴致行关掉花洒,拿过毛巾替她擦湿漉漉的长发,毛巾拂过面颊有绵密的触感,戴致行的回答绵韧有力。
    “十四岁,你帮我解围那次。”
    果然,跟她设想的一样,他的喜欢就隐匿于从多年前就对她照顾有加的细节里。
    所以,打那之后,每日放学并非巧合相遇,而是他有意等她,借机见她。
    所以,在他看到日日接她回家的褚钧没在她身边时,他才会觉得事有不妥,并一路随行,救她一命。
    “可是没多久你就知道我的身份了,你为什么……还会喜欢我?”
    戴致行手上动作顿了一下,像是要思考该如何陈述这件事情,但却很快又恢复了轻柔动作,开始从容地向她坦白,“从医院得知你我关系之后,我用了叁个多月的时间才说服自己接受现实。”
    “可当你深夜敲开戴家的门时,我好不容易沉寂下来的心却再次躁动起来。”
    “那时我就知道,喜欢你这件事,是道德和禁忌都无法桎梏终止的一件事。”
    “而且只要我默默喜欢,不说出来,那么除了我会爱而不得外,没有人会因此受到一点伤害。”
    “我无法违背自己的内心,所以只能出此下策。”
    这最后一句话听的褚文淇心头一震。
    说不上是什么感觉,但透过戴致行的眼睛,她总觉得这句话别有深意。
    长发上的水分已经被擦去大半,戴致行把毛巾丢进脏衣篮中,拿了件纯棉浴袍给她穿上。
    “要用吹风机吹一下吗?”他问她。
    褚文淇抬手摸了一下头发,已经半干,“不用,自然晾干就好。”
    “嗯,那你出去休息一下吧,我冲个澡。”
    戴致行随手扒掉自己身上的衣服,宽肩窄腰一览无遗,褚文淇忍不住脸热,转身往浴室外走。
    可关门时还是忍不住深看一眼,问他,“戴致行,你既然决定要默默喜欢,昨天为什么改了主意?”
    戴致行搭在裤腰上的手紧了一下,指尖泛白,“因为我想让你知道,你值得被爱,也想让你知道,不被爱的时候要及时止损。”
    “你就不怕成为下一个我吗?”
    默默守护十余载却一无所获的褚文淇。
    “你的喜欢,远比我的更难守。”
    世俗,禁忌,道德,无一不是束缚。
    相比之下,他更容易花开无果。
    “我跟你同血同源,你与我异体同脉,你应该与我同知同觉,知晓这份喜欢有多难熬。”
    “比起没结果,我更怕你忽视我对你的爱。”
    就像季栾那般,明明全都知晓,却选择视而不见。
    “也怕你陷入自我否定的怪圈,觉得自己天生就不值得被爱。”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所有都是你值得”
    “如果可以,我当然也希望你能突破伦理道德的束缚,希望你能同我放肆一次,试着与我在一起。”
    “我不介意做你的第二选择,也不介意最后无果,只怕你不肯给我们一个尝试的机会。”
    话已经被彻底说破,他不介意再添一把火。
    “当然,论私心我更希望你能像昨晚那样,放飞自我,把自己全权交付于我。”
    “说实话,我本来就不是什么禁欲自控的性子,我品尝过你的美好,已经很难再清心寡欲的和你独处。”
    “眼下之所以克制的住,全是因为不想你厌烦我。”
    “无论是你的人还是你的身体,我有期望也有渴望,但如果你实在过不去那道坎,觉得是负担,无法突破伦理道德的束缚,那我愿意搬回戴家。”
    “已经月初了,他们不忙了,有时间也有能力看管好我,不让我闯出祸乱。”
    褚文淇僵立在门口看他。
    他说这话时眼眶微红,像是在极力隐忍着某些情绪,然后深切地望着她,等她做抉择,宣判他的去留。
    褚文淇不自在地别开视线,声音涩涩,“你是因为我生的病,我没有道理半路把你丢给别人,不管你。”
    逼她做抉择前,他就已经猜到他会得到这样的答复。
    她总是这样,心软的一塌糊涂,别人对她好一丁点,她都会铭记心头。
    他做了那么多心系于她的事,她定然也铭记于心,也定然会想着该如何回馈他的“付出”。
    她不是那种被爱就有恃无恐的性子。
    她从小就缺爱,大环境促使她渴望被爱,同时也赋予她不自信和多疑。
    她很难信任别人是无所求的爱她,也不相信她值得被爱。
    在她眼中,所有的爱都应当是交换得来的。
    哪怕是她所“依赖”的养父母,在她眼里也是对方无法孕育,想要孩子,她恰巧能够弥补他们的遗憾,所以她才享有了这份父爱母爱。
    在她的认知里所有的爱都是由某样条件去促成的。
    这导致一旦出现不能让她正向反馈的爱,她就会觉得没有安全感,很虚无。
    所以她只要感觉到被爱,就必然会付出些什么去“换”,去回馈。
    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觉得踏实,才觉得那份爱是她可以拥有的。
    他只要抓住她这样的心理,再有意无意地提出自己的需求,卖卖可怜,纵使她内心万般纠结,最终也一定会咬牙同意。
    他太了解她了,甚至要比她自己更了解她。
    她就是个嘴硬心软又渴望被爱的小女孩。
    她永远吃他这套以坦诚为基地的心机套路。
    她这种性格只有与他在一起才能落好。
    否则她肯定是那种被人吃干抹净,还要替人数钱的大冤种。
    她的聪明机灵一遇到感情问题便半点都发挥不出来。
    就像她喜欢季栾,只傻乎乎的从头等到尾,却从未动过什么心思去主动争取。
    可换做是他,若是没有那层让人忌讳的血缘关系,他早就耍八百个心眼,钓她上钩了。
    “那……你先回卧室等我?”
    --
    ##第97章那你先回卧室等我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