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佳佳是我迄今为止在婚外唯一破的一个处女。

    1996年在思茅出差期间,我在周旋的众多女人中,很轻易地把佳佳给弄了,回想起来我都觉得奇怪。

    佳佳是一家公司职员,人长的苗条清秀,那年21岁,她工作地点在我们常住的一个宾馆。因为公司业务不太景气,职员都跳槽走的差不多了,她算是留守人员。平时没多少事情,她经常帮宾馆几个小年轻服务员到我房间搞卫生,一来二去,我和她们也就熟悉了,经常邀请她们和我们一起吃饭。开始是老张想上他(老张是我们一起出差的同事)。那天,我们一起吃完饭后,老张用车把她带到梅子湖风景区,但一个小时不到,老张就把她送回来了。我问老张是不是弄到了,老长摇摇头说:搞不得,她说她是处女。本来佳佳是答应我吃饭后到我房间玩的,只是中途被老张插了一脚,打乱了我的计划,看老张回来的早,我估计佳佳还会来找我的。佳佳和我聊天的时候说过,她有相处两年的男朋友的,只是男朋友打架伤人,被判刑了,她在等男朋友出狱。看老张失望的样子,我心想,这家伙一定受骗了,佳佳有相处两年的男朋友,怎么可能是处女呢?不一会,我房间电话铃响了,是佳佳打来的,她看我在房间,说一会过来。

    10多分钟后,佳佳进入我的房间,进门就对我说:你们老张好粗鲁,我不说自己是处女,他早就乱来了。我一听,心里一阵高兴,这不是明摆着告诉我她不是处女吗?我们闲聊了一阵,便开始对她动手了,把她抱在怀里。佳佳说,男朋友从来没有碰过她的。我想她又在装样子了,便不理会她,继续和她接吻,谁知她真不知道怎么接吻的,显得很被动,经过一番挣扎,我剥光了她的衣服,她的乳房很小,但很挺拔,吸吮一阵ru头,她显然控制不住了,下面yin水汪汪的,我便分开她的双腿,但她很快又夹紧了,说自己是处女,不能做的。我才不相信呢,再次分开腿,埋头舔她的yin蒂和yin道口,她放声呻吟起来,yin道流出的yin水顺着她屁股哑哑淌到床单上,我早已是赤身裸体的了,举起她的双腿,粗硬的大ji巴对准她的yin道口便狠狠捅进去!哎呀,疼啊……她惨叫一声,同时我觉得自己的大ji巴受到了很大的阻力,gui头才进去了大半,看她痛苦的表情,我抽出ji巴低头一看,只见一股鲜红的血从yin道口流了出来,淌到雪白的床单上,呵!这妞真是处女啊,一种巨大的快感令我再次将大ji巴捣到她yin道口不住地摩擦,很快就将jing液射在了她的逼里了……

    这晚以后,我们又离开了思茅一段时间,大约一个星期以后返回。佳佳是上午遇见我的,她叫我中午到她房间去。我当时想,她会不会向我提什么特殊要求啊,我可是有家的,肯定不会为她和老婆离婚。佳佳一个人住,中午,我忐忑不安地来到她的宿舍,没想到,一见面,她就扑到我怀里,说想我。我心里的石头落地了,立即把她压到床上,狂吻之后,没几下我们就赤裸着身体拥抱在了一起,吸吮着她的ru头,她忍不住扭动屁股叫了起来:哥哥我想你,妹妹要你……,我毫不犹豫地将早就粗大无比的ji巴插进了她湿润的yin道里,她的表情带着痛苦,但更多的是快乐,一阵大力抽送以后,我的jing液狂射了进去……ji巴变软滑出来以后,她从枕头底抽出卫生纸给我,示意我帮她擦一下,我低头一看,老天,她这次又出血了,而且比上次更多!

    原来,佳佳的处女之身,是被我分两次破掉的!这以后,我们有机会就在一起做爱,我教会了她上下前后左右的做爱姿势。有一次,我让她跪在床上,翘起屁股让我从后面操,我们正好面对着房间里的镜子性交,看着自己赤身裸体披头散发的样子,佳佳突然停止了呻吟,回过头来对我说:你看我像不像鬼啊?哈哈!

    离开思茅前,我把自己的电话告诉了她,说欢迎她以后来找我玩,但她始终没有和我联系,后来我电话变了,我们自然也就无法联系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