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翡冷翠淑女(年下) 作者:年团子
    十七夜
    外面的阳光应该很好,就像michele夜里说的那样。在这样的星期六适合睡到午后,可自从离开国内的家,violetta再也没有纵容过自己的作息时间。
    头一阵阵的眩晕,夜风侵蚀了一般。看到她的衣物摆放在了床边的凳子上。昨晚把内衣迭在了衣服里面,michele为她整理的时候应该没有看到,她可不好意思让他看。只可惜今天没有新的衣物更换。
    身上留下的痕迹比以前明显,她新奇而苦涩地想:“原来是这样的啊。”
    穿上衣服应该发现不了,她不希望回去之后房东一家知道她做过什么。在洗浴的时候感觉到一丝疼,乳尖上也许有伤痕,她没有难过的感觉。
    没有带来护肤品,只好把护手霜涂在了脸上,那是薰衣草的味道。当初  alessio的妈妈第一次带她来到湖区,记得也是星期六。不久前经历过长途飞行,真正体会到前所未有的干燥,在湖边的移动薰衣草店铺买了护手霜和香包,店家还赠送了香块。回国之后得知那是当地特产,原料来自西侧山坳里的薰衣草田,是唤起那段回忆的芳香。
    咖啡的香味飘荡在走廊和楼梯之间,有饿的感觉,其实昨夜醒来的那次就感到饿了。她走下楼梯,michele坐在大厅里,正在和店里的猫玩。violetta几乎喜欢所有动物,也认为多数对动物有爱心的人,内心应该不会太坏。
    michele抬起头对她微笑了一下:“早上好。”
    “早啊。”她答道,“等了很久吗,实在抱歉。”
    “没关系的。愿不愿意到湖边吃早餐?时间还不晚。”
    她自然求之不得,虽然这旅馆里的早餐应该也不错。
    街道的空气中是雨后山林与晨露的气息。他们很自然地相隔大约半个人的距离,没有任何亲昵感。这里对violetta而言并不陌生。她看到曾经光顾过的书店和药店已经开始营业。那家装潢古雅的药店,当年临近离开这里的时候在那里买过一瓶香水,以这片湖区命名。记得在药剂师扫码之后,violetta歉意地表示想要换另外一种香型,那是浓郁的松木味道。药剂师并没有责怪她。
    “方才那只猫好像很喜欢您呢。”她对mibsp; 说。
    “应该是吧。您也喜欢猫?”
    “是的。但还是更喜欢狗。”
    “您家里也有狗?”
    “我在中国的家吗?是的,猫和狗都有。”
    “在这里会想他们么?”
    a心说:“他怎么也这样问?”随即回答:“没有很想,知道他们过得好。”
    以前alessio问过她。可实际上在这异国他乡她却很少想家。这十分奇怪。曾经即使在同一座城市的亲戚家住上一晚,都想家想得不行。
    湖边的阳光格外好,坐在咖啡馆室外的位置不会觉得冷。violetta想起今天没有抹防晒霜。她以前也没有这个习惯。在这里的当助教的那年,会经常一个人来到湖区。伦巴第的阳光非比寻常。那时冬天穿着大衣,就会把露在外面的手晒黑。这里的男孩子们不怕晒,女孩儿们也是——晒成小麦色很好看。她可不一样。
    “您想喝茶还是咖啡?”michele问。
    “咖啡也可以。”她说,“这次我来请好么?”
    他只给了她一个笑容,让她无法再说什么。
    在这里遇到的每一任房东太太都问过,早上喝咖啡还是喝茶,有什么食物是不吃的——体贴而得体。
    店员端上咖啡和牛角面包。violetta看到餐巾纸上面印着这家店的徽标,有熟悉感。她在咖啡里面放上淡黄色的糖粒,忽然意识到这是第一次与男孩子喝咖啡。以前在国内的时候倒是和同学一起喝过奶茶。
    她小心翼翼地小口吃着牛角面包,很美味,里面有巧克力酱夹心。如果是自己在住处的话,说不定可以两叁口吃下去,但现在不行,这种面包很容易掉碎屑。
    ”您快看。”  michele说。
    a在指引中看过去——近旁来了几只麻雀,正在餐桌间蹦蹦跳跳地寻找食物。这里的麻雀是不怕人的,如果在手心里放上吃的,它们甚至可以到手边来吃。michele就这样做了,取一点面包碎屑放到空着的那块桌面上,果然有麻雀飞了上来。啊,真是可爱。他应该也是非常善良的人吧。
    “您知道么?”她说。
    “什么?”他转向她,认真地望着她。
    她看了看闪着银色光辉的湖面:“每一次来到这片湖区,情绪都会变得轻盈而愉悦。也许灵魂能够在这里复苏,又在这里沉睡。”
    他的眼中好像海面上升起晨雾,violetta看得出他并没有听清她在讲什么——她的语言能力想必还是不够好,立刻担心了起来,生怕他以为她是在讲不好的事物。
    “您可以再说一遍么,请您。”
    “好,当然。”
    她斟酌了一下用词和语法,慢慢地重复方才的意思,应该不会出错吧?机械般的平淡苍白感,从心底默默地爬上来。
    “原来是这样,确实。”他说,“您看,我们从小的时候对这里已经非常熟悉,可每次看到这片湖区情绪还是会变好。”
    “我倒是有点担忧,以我这样的语言水平,夏天的考试真的可以吗。”她说完之后,心知自己转到了无趣的话题。这却是她真正的担忧,何止是语言水平呢,学术能力和以前的经验,想一下都会恐惧。
    “您已经很好了。到时请告诉我您的新地址,会给您寄去生日礼物。”
    是啊,大约初冬的时候,会为新博士候选人们举办欢迎晚宴。如果通过了入学考试,秋天就早已离开这里,搬去那座大学所在的城市。
    “难道,您不挽留我吗?”她婉转而尖利地说。这也许是个十分刻薄的问题。
    果然,略显惊诧的神色在他的眼底一闪而过。她早已娴熟地完全捕捉了下来,轻盈地说:“我是在开玩笑。”心中想到:“不要生我的气。”
    他当然没生气:“想去周六集市看看么?离这里很近。”
    “好啊。”
    “其实,我需要帮家里购买一些食材,”他像是有些羞涩地垂下睫毛,随后又看向她,“很抱歉要您和我去,如果您接下来不着急回去的话。”
    “没事,我十分乐意陪同。”她高兴地说。当然不着急回到住处,能够在这湖区小镇多停留一分钟都会很开心。
    这实在是个漫长而闲适的早餐。
    集市设在不远处的街区,有各种蔬菜水果,半成品的肉食、蜂蜜、奶酪之类的农副产品,也有衣物和各种家饰,热闹却不喧嚣。
    michele依照手机上的记录选择不同的食材,violetta倒是乐于陪伴,她本来就很喜欢看那些摊位上的新鲜蔬果。和michele在一起又是非常从容自如,记得以前和alessio的妈妈来这里买东西的时候,都有些赶时间  。
    “您确实不急着回去么?”他问道。
    “不急。只要在明天中午去外婆家之前。”violetta说完,觉得这好像是在暗示,立刻说:“要不要帮您拿一下番茄?”
    “好的。谢谢。”
    他们两个人没有购物袋,买的东西都拿在手里。violetta感到很不一样,轻盈细腻的情感,好像在这里拥有家庭的错觉。
    “我们要不要买点儿草莓?”她主动问。这里的草莓一向很好吃。
    “好啊。”他说。
    她选了两盒漂亮的草莓,又拿两盒醋栗,自行付了钱。接着抬头微笑着把草莓和醋栗递给他:“这些给您,另外的我要带给房东家。”
    他令人满意地接了过去:“那么,谢谢您。”
    东西有点儿多,他们几乎快要拿不过来。
    “真对不起。您可不可以等一会儿?我到车上拿购物袋。”
    “没关系,我等您。”她说。但心中觉得,如果是她,会先前准备好。
    停车场离这里并不远。她站在一棵繁茂的橄榄树旁。看树下落了不少早已熟透的橄榄,变成了紫黑色。这里的野生橄榄树非常多。记得湖边悬崖上有一座古罗马时代的别墅遗址,每年秋冬周边收获的大量橄榄会榨取成油,作为遗址公园的一部分收入。
    “早上好啊,想不到在这里遇到你。”
    听到头顶响起的声音,violetta感到惊奇。在这里认识的人不多啊。
    她疑惑地抬起头:“啊……原来是您。”依然习惯于谦敬的称谓。
    年轻人的笑容友善而纯粹。
    a这两天吃得太少,方才喝过咖啡,整个人有点飘荡。她望着对方,心中想到:“在这里的阳光雨露下生长的孩子。”
    又很快意识到这样盯着人家看,怪不好意思。随即低下头,讪讪地笑着,脸颊上说不定染上红晕,可以谎称是胭脂。
    实际上她今天没有任何妆容,一张清水的面庞,带着薰衣草的气息,是夜晚安眠的味道。
    “你今天也来周六集市吗?”matteo问她。
    “对,”她说,“不过,我不是自己。”
    “难道是和miche?”
    “您知道?”她疑惑地问。
    “他有发信息给我,如果他的家人问起来,就说是和我在一起。”
    “原来是这样哦。”阳光照在这里,她望着地面上的橄榄树影子。
    “对啦,想要咖啡和糕点吗?我们的摊位就在那一边。”
    她想起来,matteo工作的咖啡馆也参加星期六集市。那么,他每次开着宝马来摆摊吗?感觉有点儿奇怪,倒也有可爱的感觉。
    “您的好意,我心领了。”她说。不想再喝咖啡,怀疑自己已经低血糖。
    “其实,还有很多糖果。”
    这听起来像是对小孩子讲的话。曾在ins上面看到,他和前任女朋友还在一起的时候,送过她很多糖果,五彩斑斓的好几袋。那个女孩也有好看的笑容,住在湖的南侧,家里的庭院在山麓间漫延。唉,为什么分手呢,真是可惜。
    “另外,你可不可以不要对我用敬语?”
    发现他深棕色的眼眸在阳光下映着华光,像是半透明的石榴石。记得以前看过一尊犍陀罗造像,双眼镶嵌的石榴石就是这样。
    她低下头去微笑,一只手的手背好似自然地触到脸颊。心知讲话习惯可不好改。
    --
    十七夜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